佚名《我心龙凤》在线阅读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大杂烩百科
摘要

主角是宋夭夭周陈的小说叫做《我心龙凤》,是作者佚名写的一本古言甜宠类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「不会吧?」王筝一脸的嫌弃,「他那傻乎乎的样子,我怎么可能看得上。」我倒觉得秦牧不错,王筝就是太挑了。「周大人…

佚名《我心龙凤》在线阅读

《我心龙凤》小说试读

「不会吧?」王筝一脸的嫌弃,「他那傻乎乎的样子,我怎么可能看得上。」

我倒觉得秦牧不错,王筝就是太挑了。

「周大人怎么还不走?」

「他不走咱们走。」隔着官道互相看对方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多深情呢。

「周大人不会也看上我了吧?」王筝很苦恼,「我最近桃花这么旺吗?难道是姻缘签生效了?」

我扯着她上了马车,「你要嫁给他,就失去我这个好姊妹了。」

「我不在乎,我要周大人。」

我捶了王筝一顿。

9

秦牧每天给我带午饭。

他还赖在我的房间里吃,后来周陈也加入,隔了一日,圣上也来了。

午饭变成了四个人。

「吃虾。」秦牧将剥好的一碗虾递给我,周陈将搅拌凉了的鸡汤递给我,并换走了我的碗。

圣上有点不甘落后,取了帕子给我擦嘴。

我们三个人一起看着圣上,真恶心。

圣上可能也觉得尴尬,用擦过我嘴的帕子,在秦牧嘴角擦了擦,又试图去抹周陈的脸,但被让开了。

圣上随手将帕子丢了,还甩了甩手,「三位爱卿慢慢吃,」又特意叮嘱我,「下午去帮朕批折子,不许迟到旷工。」

下午我没去成宫里,因为我中午吃积食了,胃疼。

周陈居然亲自给我煎药。

「别起来,我喂你。」周陈吹着药,送我嘴边来。

我挡住了他的手,「周大人,您觉得这样合适吗?」

「同僚之间互相关心,很合适啊。」

我不能理解。

齐王府的事情了结后,关于剩下二王的计划正式启动。

宁王和瑞王都是圣上的叔叔。

听说宁王还是皇子的时候,很得太宗喜爱,可惜他没有强有力的外家,输给了先帝。

外面传闻,宁王好色。

但调查过后,我觉得宁王是为了让圣上掉以轻心,假装游手好闲好色放荡。

这样的宁王,用旁门左道就不太好办了。

相比较而言,瑞王无论是做皇子的时候,还是现在当王爷,都要老实本分一些。

「哥,」我将我哥的话本子抢下来,「你说,逼着瑞王起兵,怎么样?」

我哥蹙眉道:「然后呢?」

「将瑞王打到尘埃里去了,宁王就该知道怎么做了。」

杀鸡儆猴。

本来有三王,还有所忌惮,怕摁了葫芦起来瓢,现在没齐王,剩下两个,随便挑一个照死里揍就行了。

「你和周陈商量商量,这种急躁的方法,我是不看好的。」我哥又释然了,「不过也没事,咱们家有免死金牌。」

我也这样想的,如果失败了,周陈死,我和我哥没事。

很意外,周陈对我的想法大加赞赏,秦牧闻言立刻道:「逼瑞王起兵,那太简单了。」

我和周陈都看着他。

秦牧嘿嘿一笑,低声道:「但要说好了,如果出兵镇压,这战得让我打。」

「不让你打,难道我上?」

秦牧说,瑞王的母妃韩太妃还在宫里,请韩太妃给他写封信,让他带着妻小回来探望她就行了。

信一去,瑞王立刻就懂了。

他只有两个选择,一是带着妻小回京,余生世代都被圈养,另一个,则是起兵造反,拼一把。

正在秦牧积极准备,要带兵出征的时候,瑞王带着一家老小颠颠地回京了。

还客客气气求圣上出点银子,帮他将瑞王府修缮一下。

秦牧对瑞王非常失望。

「我本来还想让敏之看看,我打仗时的英武呢。」

我拍了拍他的肩,「没事,我尽量让宁王给你机会。」

 10.

剩下一个宁王,也简单。

我让秦牧带兵五万,在湖广一带操练。

秦牧声势浩大地宁王家门口练了十天。

「你觉得宁王会害怕?」军帐内,圣上问我。

「不知道。」我正埋头吃饭,周陈今天买了一桌席面,菜微辣,十分开胃。

但对面三人都吃不了,都在乐呵呵地看我吃。

圣上给我添茶,「合着你也算不准,就将我们仨骗这里来了?」

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。

「圣上,怎么算敏之骗咱们呢,分明是我们一起商讨的啊。」秦牧瞪了圣上一眼,将挑好刺的鱼放在我面前。

「折子是圣上批的。」周陈补充道。

圣上眯眼看着没有免死金牌的两个人,杀机若隐若现。

「圣上,咱们兵马都聚起了,他要是不害怕,咱们就直接打过去,打到他怕!」我拍了拍圣上的肩膀,「别怕,咱们多手准备,随便他作。」

周陈喝着茶笑而未语。

事实上,宁王的胆子比我们想得都大。

他得知圣上在军营,居然点了六万人突袭我们。

「小看他了。」圣上咬牙,恨恨地,「当年他离京,我还送他了,才几年而已,就敢造我的反。」

我暗暗翻了个白眼。

您都削藩了,还指望他对您感恩戴德?

我语重心长地宽慰他:「圣上,您打别人左脸,总不能要求别人把右脸也给您打吧?」

「做事情抓一头就行了,不要什么都想要。」

圣上盯着我的左右脸,在他动手前我跑了。

秦牧打仗确实有一套。

看着傻乎乎的人,一上战场像换了个人,英姿勃发运筹帷幄。由于他意外的厉害,弄得我和周陈很尴尬。

「茶喝太多了,实在不想去茅房了。」

那边打得惊天动地,我们无所事事地坐在树荫下喝茶。

「要不,我先回朝吧?」我打了个哈欠,连着上几天班,太累了,想换我哥来。

周陈不知道从哪里变了几颗果子出来,递给我,「这里离不开你,还是再待一待吧,也就这三五日的工夫了。」

事实证明,周陈没上战场,但他谋算的本事还是不错的。

三日后宁王的部众投降了,转瞬间,宁王搭建的大厦倾塌溃散,他带着一家七口,自焚于宁王府。

圣上十分高兴。

「朕都没有想到,此时办得如此顺利。」

「此事,宋爱卿功不可没。」

我抱拳施礼,一通谦虚。

晚上当地的官员设宴,酒罢又安排了温泉,说是本地少有的。

我本不想洗,可他们安排得也周到,一人一间,门一关谁也进不来。

那我就放心了。

舒舒服服在房里泡澡,正用湿帕子搭着脸打盹儿呢,忽然有人戳了戳我肩膀。

「敏之敏之,我们一起洗啊。」

11

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捂住脸上的帕子,别掉。

只要不露脸,人类的身体都一样。

「滚出去!」我捂着脸,捏着嗓子。

秦牧那傻子终于发现不对劲了,水里的是个女人。

「怎么有个女人,敏之呢?」秦牧取了个不知道什么破东西,就抵在我咽喉处,「说,不然杀了你。」

这个二傻子,气死我了。

「圣上,周大人!」秦牧还冲着外面喊,「快来啊,敏之不见了,他房里只有一个女人,这个女人肯定不是好东西。」

我要气晕过去了,怒道:「住口!我是宋大人的女眷。」

秦牧显然愣了一下。

「敏之要女眷干什么?」

我还想解释,无奈圣上和周陈耳朵灵,人已经到门口了。

烦死了!

秦牧,等我上去,第一个打死你。

秦牧指着我,对圣上以及周陈又解释了一遍:「她说她是敏之的女眷,我不信,她肯定有问题,是刺客。」

「圣上,快抓她,严刑拷问!」

但出乎我意料,圣上和周陈小跑着过来,一人一边扯住秦牧就往外拖。

「她说她是女眷,那就是,走走走!」

秦牧嗷嗷直叫,「可是敏之不见了,敏之,我要找敏之,唔……啊!」

一声脆响,秦牧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我松了口气,连夜留书回了京城,回家就让我娘装病。

「没看到你的脸?」我哥我问我。

「房里就点了一盏蜡烛,我又用湿帕子搭着脸,肯定没看到。」

我哥点了点头,「没看到脸没事,咱们没吃亏。」

我也赞同他的观点。

「你们兄妹魔怔了吗?没看到脸就是没吃亏?」我娘病中惊坐起,怒视我们两个。

「替身的事取消,夭夭还要嫁人呢。」

我没出声,确实需要冷静地观察一段时间,得先确认那三个人没有怀疑。

我闲了,但我娘开始忙了起来。

她开始紧锣密鼓给我张罗相亲。

圣上和周陈以及秦牧回来了,三个人一到京城直奔我家,我哥接待的他们。

秦牧一直不服气,「那个女子真的是你的女眷吗?」

「我不能有女眷?」我哥反问他。

秦牧有点委屈。

圣上和周陈没逗留多久就走了,圣上叮嘱我哥:「既然没事了,就早点去上班。」

周陈扫了一眼我哥,没说话,走了。

小说《我心龙凤》 我心龙凤第7章 试读结束。

历史上的今天:

投资项目网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