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翃的《寒食》能让我们看到什么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大杂烩百科
摘要

韩翃的《寒食》能让我们看到什么这是一首讽刺的诗,寒食节禁火,然而受宠的宦者,却得到皇帝的特赐火烛,享有特权。诗是讥讽宦者的得宠。全文:春城无处不飞花,寒食东风御柳斜。日暮汉宫传蜡烛,轻烟散入五侯家。译文:春天,长安城处处飘飞着落花;寒食节,东风把御园柳枝斜。黄昏时,宫中传出御赐的烛火,轻烟散入了,

韩翃的《寒食》能让我们看到什么

这是一首讽刺的诗,寒食节禁火,然而受宠的宦者,却得到皇帝的特赐火烛,享有特权。诗是讥讽宦者的得宠。

全文:

春城无处不飞花,寒食东风御柳斜。

日暮汉宫传蜡烛,轻烟散入五侯家。

译文:

春天,长安城处处飘飞着落花;

寒食节,东风把御园柳枝斜。

黄昏时,宫中传出御赐的烛火,

轻烟散入了,新封的王侯之家。

拓展资料:

《寒食》是唐代诗人韩翃创作的一首七言绝句。

此诗前两句写的是白昼风光,描写了整个长安柳絮飞舞,落红无数的迷人春景和皇宫园林中的风光;后两句则是写夜晚景象,生动地画出了一幅夜晚走马传烛图,使人如见蜡烛之光,如闻轻烟之味。全诗用白描手法写实,刻画皇室的气派,充溢着对皇都春色的陶醉和对盛世承平的歌咏。

韩翃,唐代诗人。字君平,南阳(今河南南阳)人。是“大历十才子”之一。天宝13年(754)考中进士,宝应年间在淄青节度使侯希逸幕府中任从事,后随侯希逸回朝,闲居长安十年。建中年间,因作《寒食》诗被唐德宗所赏识,因而被提拔为中书舍人。

韩翃的《寒食》是一首放眼天下,关注社稷苍生,王朝兴衰的咏史诗。

春城无处不飞花,寒食东风御柳斜。 日暮汉宫传蜡烛,轻烟散入五侯家。

韩翃的《寒食》能让我们看到什么

立意

传统以寒食为题材的唐诗,大多是围绕寒食这一节日进行描绘,在诗的立意上多是以当时的民间信仰、民俗事象等社会风貌为体裁。而韩翃的寒食诗,在立意上,则以苍生社稷为对象,以大唐的天下为横轴,以王朝的兴衰为竖轴,时间上、空间上都具有无限想象。

笔法

本诗笔法精道,看似写景,实则抒情,诗人将情与景结合得自天衣无缝,无可挑剔。语言上用字精准,语平意深。典故的运用也自然貼切,如春雨润物,悄无声息。特别是“飞”、“御”、“传”、“散”字的使用,灵动、传神,力压群芳。

主旨

韩翃的寒食诗主旨多样,即可以理解为讽刺说、頌诗说也可以理解为讽谏说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,诗就产生了主旨的多样性,回味也更多,比单一的主旨要高明很多。

韩栩一生经历玄宗、肃宗、代宗、德宗四朝,政治上大起大落。特别是韩翃因《寒食》被德宗御诏,不仅给其人生带来了戏剧性变化,而且给诗歌本身也镶嵌了一层耀眼的光环,成为一段广为流传的佳话。

韩翃的寒食明确的是一首政治讽刺诗。

诗句中的日暮汉宫传蜡烛,轻烟散入五侯家。

是引用的好歹典故利用宦官除去外戚专权的一种手段,其实这种手段的成果和外戚专权并没有什么区别,皇帝依然没有抓到权利。

反而宦官的权利进一步的强大到威胁皇权。

寒食

春城何处不飞花,寒食东风御柳斜。

日暮汉宫传蜡烛,轻烟散入五侯家。

前两句写景,呈现一副春意盎然笼罩全城的画面。

后两句写宫廷生活,非常的轻灵跳脱。

在诗里我们看到了会“飞”的花,“斜”的柳,“传”的蜡烛,“散”的轻烟非常的传神。

从内容看,由写景物转入咏礼俗;从空间看,由皇城转入皇宫,又由皇宫转入权门第;从时间看,由白天转入日暮;从感情看,由平和转入庄重。

家喻户晓的七绝《寒食》成就了韩翃,让他登上了人生的巅峰。

“春城无处不飞花,寒食东风御柳斜。日暮汉宫传蜡烛,轻烟散入五侯家。”在这首诗中,风无处不在:在习习的春风中,暮春的寒食节来临,柳絮在风中飞飏,柳树的柔枝被风吹斜,更奇怪的是在禁火的寒食节居然还有袅袅炊烟在风中飘渺。盛唐不再,唐风不古,困扰唐代的两大政治弊病“朋党之争”和“宦官专权”把唐代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。忠于唐朝的文人志士报国无门,转而把笔触指向了对时政的嘲讽。借古讽今,晚唐和汉未的政治格局是何其的相似,“日暮汉宫传蜡烛,轻烟散入五侯家”,这不是绝妙的揶揄吗?

中唐之际,也不乏有志之主,他们也想扶大厦于将倾,但无奈世风日下,有心补拙,无力回天,唐德宗就是这样的一个君王。韩翃一生历经四朝,虽很早就考取了进士,但无缘进入权力中心,仅当幕僚而已。唐德宗看到韩诗后,非但没有责怪,反而加以提拔重用。唐德宗虽看到了危局,想要有所作为,但在那时势每况愈下,时艰局危的态势下,不得不将原先抑制宦官的权力的原则放弃,转而更加重用宦官,以致“宦官专权”之风愈演愈烈,达到了无以企及的高峰,直接把唐朝推向了灭亡!

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的古诗朗读的节奏

节奏是:

剑外忽传/收蓟北,初闻涕泪/满衣裳。

却看妻子/愁/何在,漫卷诗书/喜/欲狂。

白日放歌/须/纵酒,青春作伴/好/还乡。

即从巴峡/穿/巫峡,便下襄阳/向/洛阳。

解释:

在剑南忽然传说,收复蓟北的消息,初听到悲喜交集,涕泪沾满了衣裳。 回头看看妻子儿女,忧愁不知去向? 胡乱收卷诗书,我高光得快要发狂! 白天我要开怀痛饮,放声纵情歌唱; 明媚春光和我作伴,我好启程还乡。仿佛觉得,我已从巴峡穿过了巫峡; 很快便到了襄阳,旋即又奔向洛阳。

简析:

唐代宗宝应元年(762),唐军收复了大河南北的大片土地,安史之乱算是平息了。但这时成都发生兵乱,杜甫避乱寄居梓州(今四川省三台县),听到安史之乱被平定的消息,不禁惊喜若狂,在极度兴奋之中写了这首诗。这首诗极自然概括地写出了所有乱离人的共同感受,使它成为千古名篇。前人评这首诗为杜甫“生平第一首快诗”。

谁知道关于蒲松龄的轶事?可以分享一些吗

清代杰出文学家,浦松龄1640年6月5号一一1715年2月25号。字留仙、别号柳泉居士,世称“聊斋先生"、自称异史氏。

济南府淄博市淄川(今山东淄博市淄川区洪山镇浦家庄人)清代[呲牙]

清代杰出文学家,浦松龄1640年6月5号一一1715年2月25号。字留仙、别号柳泉居士,世称“聊斋先生"、自称异史氏。

济南府淄博市淄川(今山东淄博市淄川区洪山镇浦家庄人)清代杰出文学家,优秀短篇。

(聊斋志异》创作者,还有大量的诗文、戏剧、俚曲、以及论述农业、医学方面的著作

聊聊我与蒲松龄故居及蒲学研究、宣传的缘分。

第一次参观蒲松龄故居是1979年,当时故居还是村里的仓库,放着农具,正房“聊斋”已经年久失修漏雨了。 1980年建蒲松龄纪念馆,对故居、柳泉、墓园进行了修葺、扩建,征用民宅,改建了著作版本、书画题咏展室,资料室,接待室,办公室,增设了南大门,使故居的管理日趋完善。故居已成为一处初具规模的蒲学研究阵地和驰名中外的旅游点。

这期间,我与纪念馆长鲁童先生合作《山东风物志》等书籍上发表介绍蒲松龄及纪念馆的文章。我还组织改编了一批《聊斋故事连环画》,由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,其中由我改编的《王六郎》,印数达百万,发行到许多国家;至今四十年过去了,还镶嵌在镜框内悬挂在蒲松龄故居著作展室内。我曾陪同北京、上海、广东及山东等省市出版社负责人多次参观蒲松龄故居。

沈雁冰(茅盾)先生为蒲松龄墓园等多幅题款题词,是我拿着原件找摄影家拍的照片;著名书画艺术家尹瘦石的蒲松龄画像等也是如此。我还陪同省有关负责人、专家观摩过一些民间收藏的蒲松龄文物。

关于蒲松龄的轶事,也是1980年,从事群众文化工作的老作家牟仁均、杲红星等先生找到我,说从民间搜集到一些蒲松龄的轶事,问我能不能出版?我看了一下,除了有些篇章与其他名人轶事有类似的外,大部分还是符合蒲松龄的身份和经历的。并提出了组织队伍、广泛搜集、结集出版的建议,经过一年多的努力,由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。

去年9月,与老友王晶明先生聊起此事,他当年也曾搜集过蒲松龄轶事,在蒲松龄设帐教书的王村镇西埔村采风时,听毕怡德老人讲了蒲松龄在毕府生活的两个趣事。这两个小故事,我还是第一次听说,今录其下,以飨读者。

《韮菜诗》

一寸两寸,

与我无份,

三寸四寸,

偶有一顿。

七寸八寸,

上顿下顿。

这是蒲松龄写的《韮菜》诗。早春,韮菜鲜嫩可口,蒲松龄吃不着,可到了夏天,顿顿是炒韮菜。

评点:有点烦啊,有点烦。

《砖吃豆腐》

一天,蒲松龄吃中午饭,菜是炒豆腐。饭后,毕府厨房佣人去拿盛菜的盘子,找来找去找不着,就问蒲松龄老先生盘子放哪了。蒲先生笑了笑,“盘子啊,盘子在砖底下。”说着,指了指地下的砖。佣人不解,”蒲先生,这是咋回事?盘子你为啥藏在砖底下?“

蒲先生又笑了,“这叫砖吃豆腐“。

评点:有点烦,还是有点烦。

历史上的今天:

投资项目网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